党务公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 >> 机关文化>> 文学创作 >> 正文内容

桃花红了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10日 点击数:

莒县地方税务局朱全吉

 在春的微风里,我又看到了梦中的桃花。她依旧那样含笑迷人。我听到了桃蕊心跳的律动,也听到了这个季节最动人的声音。

在古诗里,桃花是诗人营造意境的绝佳妙物。有“桃花潭水三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的桃花流水之情,也有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”这样的点缀。王维的“桃红富含宿语,柳绿更带青烟”成为描写春天的千古绝唱。我最欣赏的乃是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”。料想满目青翠的山中,高大幽深的寺庙庭院里,独自绽放这满枝粉红的花朵,惊诧了成群的山鸟,搅乱了清心寡欲的修行生活,给寂静的山庙带来无限生机。

翻开历史的书页,一个个与桃花有牵连的故事便跳将出来,依旧那么生动,那么令人感怀。

当年地方名士汪伦一封邀请书信“先生好游乎?此地有十里桃花;先生好饮乎?此地有万家酒店。”信传到李白手里,李白看了信,立刻高高兴兴的赶来了。一见到汪伦,便要去看“十里桃花”和“万家酒店”。汪伦微笑着告诉他说:“桃花是我们这里潭水的名字,桃花潭方圆十里,并没有桃花。万家呢,是我们这酒店店主的姓,并不是说有一万家酒店。”李白听了,先是一愣,接着哈哈大笑起来。汪伦留李白住了好几天,李白在那儿过得非常愉快。因为汪伦的家园周围,群山环抱,重峦叠嶂。院子里面,池塘馆舍,清净深幽,像仙境一样。在这里,李白每天饮美酒,吃佳肴。听歌咏,与高朋好友高谈阔论,一天数宴,长相聚会,往往欢愉达旦。李白要走的那天,汪伦送给名马八匹、绸缎十捆,派仆人给他送到船上。在家中设宴送别之后,李白登上了停在桃花潭上的小船,船正要离开,忽然听到了一阵歌声。李白回头一看,只见汪伦和许多村民一起在岸上踏步唱歌为自己送行。主人的深情厚谊,古朴的送客形式,使李白感动。他立即铺纸研磨,写了那首着名的送别诗给汪伦:“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

灿烂的桃花开的率真,开得优雅,开得义无反顾。这让我想起你唐人崔护,想起他邂逅桃花时的情景,想必崔护看见的桃花非比寻常。灿烂的桃花让崔护驻足观看,不料人面桃花的女子从门扉中走出,给了崔护另一种惊喜,诗人的眼睛,际遇红颜。那山郊野外的桃花女子,必是生得艳若桃花,有了才子佳人相伴的桃花,就有了更生动更丰富的美。这美让诗人怦然心动。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,这样的景致,无论是在崔护所在唐代还是今朝,都是一副怡心怡情的美景。那一刻桃花是红娘,是传情的精灵,诗人终归与佳人失之交臂,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。偶然的相遇缠绵成刻骨的思念,虽然桃花依旧灿烂,诗人却多了一些落寞,此时的桃花已非彼时桃花。

晋代的诗人陶渊明,他对桃花的钟爱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以致大白天竟做起梦来:“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,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……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……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”原来他进入了世外桃源的境界。这就是他着名的《桃花源记》,为我们描绘了一副理想的社会生活图景。

唐玄宗李隆基“父夺子妻”,成为唐朝宫闱一大怪闻。一日,唐明皇与杨贵妃在御苑中观赏桃花,在千叶桃花树下宴饮,还有宫女、太监伺候,浪漫极了。唐明皇说:“不独萱草忘忧,此花亦能消恨。”这不单是赞美桃花,也是赞美面如桃花的杨贵妃。他像当年攫取杨玉环一样,折取了一枝干叶桃花,亲自插在杨贵妃的宝冠上。他时而像左偏着头,时而又像右侧着身,反复地仔细地端详着,观赏着。他爱杨贵妃,也爱桃花:爱桃花,也爱杨贵妃:不知是爱花及人,还是爱人及花,或者两者都是,使那浪漫故事演绎的缠绵悱恻,演绎的有始无终,以至于“从此君王不早朝”,结果酿成了安史之乱,险些儿丢了江山社稷。

宋朝韩元吉在《六州歌头.桃花》中说:“东风着意,先上小枝头”。这时候的桃花是婉约的,像溪水边浣纱的女子,扬起纱便收录住阳光的明媚,沉下纱,便浸透着暖水的温柔。当红蕾吐蕊,昭示着春天已风姿绰约的向人们走来。

我曾见到《射雕英雄传》中这样的场景,在浪漫温馨时刻,低头扫视,尽是落红无数,花瓣飘飘洒洒,漫天飞舞。可是那些飘落的花瓣,都是新鲜花瓣。真正凋谢的花瓣是办枯萎的。我不忍看桃花,总觉得颜色过于鲜艳,易于凋谢;《红楼梦》里那场凄惨怜切,点染成“葬花”的爱情悲剧,一出凄惨委婉,落花流水,伤心欲绝的绝唱。这番场景打动了数以千万的少男少女的心,为之伤心落泪。

桃花,作为古诗文人骚客倾注于笔墨的对象,其本质有着深厚的蕴意。因桃花色泽鲜艳、暗藏香气,因此是不少才子佳丽寄托情丝的“信物”。桃花何来“情”,只因赏花人有情。桃花本无意,只缘赏花人之心。

西晋文学家陆机所言:“诗缘情而绮靡”,因此作品和审美观念都会随我们情绪变动而变动。南北朝时期,中国历史上着名的文学理论家刘勰在他着作《文心雕龙.原道》中有更为明确的表述:“心生而言立,言立而文明,自然之道也。”他还认为这种性灵的抒写就是一种美。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一朵桃花,就是盛开的微笑。这么想着,桃花中的小路上走来一对年轻的恋人,那男孩牵着女孩的手,女孩面带微笑,灿若桃花。

桃花,是心灵的依靠和归宿。

上一篇:清明祭
下一篇:文学的敬畏感